搜索:
书画艺术

虚白之上-----画家李延智的艺术世界

2018/7/15 20:10:00  百姓生活网




对今天的艺术家而言,与传统的对话和链接无异于一场艰苦的博弈,因为这个过程不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回归,单纯的回归已然不可能,相反地,它包含了此时此刻的语境,甚至包含未来的视野。只有将当下与未来的双重背景和传统之间作链接,才有可能出现一些新象。从这点上讲,对一个艺术家个人的修养、理解力和想象力,都提出了一个非常高的要求。青年画家李延智,沿着这个思路,符号化地连接了我们的美学传统,不仅仅在视觉逻辑上成立,更在一个文化逻辑和心理逻辑上逐渐形成。



                         

                           太行写生


对李延智来说,雪景是换一种显现世界的方式。当一个绚烂的世界变成一个淡然的世界,当盎然的活意变成了寂寥的空间,当人来人往的世界化为一座空亭,乃至绿树变成疏林,山花脱略为怪石,溪桥俨然、静谧,世界以寂然的面目活了。



                        

                       《山海仙踪》


李延智从来没有初设过自己要画一片雪景山水,他自始至终把他的艺术走向归结为一种偶遇,一种机缘,一个自我与自然的巧合。



                     

                    《桂林榕湖公园》


画家诧异于,在整个天地世界被白雪所覆盖时,心中的杂质竟也荡却,还原为光明朗洁,这究竟是自然感化心胸的力量还是人原本就贮存洁净无染之心?在这一时空下,心与自然砰然心动地达成一致,并且是那样清晰而明确地被体认。


                     《榕湖公园》


在儒家,这一心的轨迹被概括为天人合一,上下与天地同流,参天地之变化,在参赞化育中。在佛家,万古长空,一朝风月,瞬间即是永恒,就在当下此刻获得了一切情感的表达途径。在道家,道可载而与之俱也。著手成春,物运我运,无意乎相求,不期然相遇。


                   

                     《金竹壮寨》


如此,画家从未想要在这样一片景致中加入自己的眼睛,那个自称主宰者的淡去了,他说他只是在呈现。斜正、混碎、隐现、断续,活泼泼地于其中,画到无痕时,直似纸上自然应有此画,笔墨所不及之处产生了活跃的神明。



                           《阳朔叠彩山》


于是,丹青毫无疑问地让位于水墨,骊黄牝牡都隐去,李延智正是在无色相的世界中引起了情感。这让我想起了佛罗伦萨画派和威尼斯画派就线条和颜色,空灵与物欲之间极为学术性的辩论。画家极力地将笔法与色彩单纯化,尽可能减少那些称之为意义的效用和联系,自然生命呈现在一片虚白之上,一山一水、一树一石与白纸素底相互映衬、舒逸拳结,有空灵、简远与虚幻之感,整个画面成为身心平静、舒展的出口。


                  

                  《阳朔写生》


淡然无极而众美从之,不是世界寂然,而是心的脱俗、远尘。李延智仿佛走到了生活的背面,自然的背面,去捕捉那些微妙的情怀。在视而不见的无物之象中,处处表现着人的精神。



                   

                     《叠彩山俯瞰》




他到花开花落的背后去谛听落花的声音,在冻结的清泉的宁静中感受意绪的奔突,在老树穹窿满布的枝干间倾听寒风呼号,似乎是枯淡的,荒寒的,可是他的作品分明是在呼吸,线条、笔触与留白的交替中给人以悦目的光感,画家以抑制为美,看似平静,却充满张力,态度温柔却意志坚决。在这确定与不确定之间获得滋润悠扬的运动感,张扬了心灵的静寂无碍。



                    

                      《阳朔碧莲峰》


空白,满带着生命中从来没有清楚揭晓过的深深的秘密。白是无色,是,它既包含了时间与空间原则,又包含了无有这样的抽象概念。混沌的水墨从白色中孕育独一无二的形象,并随时等待被内容填满。李延智在画纸表面留下空的空间,创造出一种沟通交流的强大能量,被物象拥抱的空无,有力地为我们指向别处和远方,唤起各处游荡之神的想象力,我们的感官被吸引到白色的空间中,体味、想象、摇摆、远行。这是一场关于虚无与存在的游戏。


                  

                   《桂林象山》


雪景空白水墨虚静这些词语既是中国古代山水的直观指涉,又是整个中国传统文化的典型符号。李延智以新的笔墨语言重新编码和表述了这几个关键词,他坚持以自己的创作逻辑和智慧来转化传统文化的精髓,这种方式不是激进的,不是张扬,也不是消解,而是以一种平稳和温和的方式实现新语境下的后传统,在诠释传统与思想转换的过程中,获得了传统的新生。(文 刘笑)

 


责任编辑:王汉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