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百姓之声

以农夫山泉的名义举报 榆林小壕兔村的水不甜还很黄……

2018/7/12 6:15:46  津云网

被叫停的行为艺术:那里农夫的山泉,不甜还很黄……

原创 津云 2018-07-11 20:54:40

  近日,一间特殊的超市引发了网友的关注,这里摆着近万瓶水,用着农夫山泉的包装,里面的水却浑浊而充满杂质。这间超市,是一名叫做“坚果兄弟”的艺术家的一场行为艺术,而瓶中受污染的水,则来自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小壕兔乡。

  一场被叫停的行为艺术

  7月2日,在北京798艺术区的夹缝空间,记者见到了“坚果兄弟”。他不愿说出他的本名,希望记者更多关注他的作品。“我做艺术,一直用这个名字。”

  狭小的展厅,招牌上写着“农夫山泉超市”,在其中,“坚果兄弟”被数千瓶“农夫山泉”包围,而瓶子里的水却并非原装,而是泛着黄色,瓶底还有褐色的沉淀物。展厅上方悬挂着一些精心设计的标语:“农夫的山泉,有点锰”、“喝前摇一摇,原味重金属”、“这可能是全中国最有音乐天赋的神水”……“坚果兄弟”告诉记者,他希望通过这种形式,让更多人知道,在陕西榆林一个叫做小壕兔乡的地方,农民们正在饱受水污染之苦。

  “我老家是湖北的,从小水垢就很重,我就一直在关注水的问题,后来听说小壕兔那边水污染比较严重,我就策划了这次叫做‘带盐计划’的行为艺术,带了一万瓶农夫山泉到小壕兔去,把原装的清洁饮用水留给当地村民,然后装上当地受污染的水,带到北京和西安展览,并邀请网友参与到讨论中来,为每一瓶污水‘代言’。”

  “要不要喝一口试试?……当然可以喝,当地的村民每天就喝这样的水。”他对来参观的人这样推荐着。有的人连连摆手,有的人则试探着喝一小口。当然,也可以将一瓶水买回家做纪念——售价一元钱。

  这不是“坚果兄弟”第一次用类似的方式唤起人们对环保的关注。2015年,他推着一台工业吸尘器,穿梭于北京的大街小巷吸雾霾,花了一百天的时间,将收集到的灰尘烧制成一块“雾霾板砖”。这次,他又将目光从空气投向了水。

  “坚果兄弟”是80后,毕业于湖北大学,“之前是学中文的,刚开始的工作是做广告。后来我觉得我的情感需要表达,写诗不够,我又不会画画,就想着还有什么其他的艺术形式可以展现我的想法?”就这样,他从2011年开始接触行为艺术。“我一直都比较关注人类生存方面的话题,一个人要活着,空气、水,都是很重要的元素。”

  在他的计划中,这次的行为艺术还包括一场重金属演唱会。“到饮用水重金属超标的小壕兔去,开一场重金属演唱会,观众可能是当地的羊吧,我们这可以叫做’对羊弹琴’。”他笑着对记者说。

  不过,这场行为艺术的过程,并不像他话语间那么轻松。首先是在当地取水时遇到的困难。“村干部很紧张,告诉我如果再乱搞事情就抓我,我当地的朋友老吴也受到了威胁,让他不要再帮助我了。”直到一万瓶污水顺利离开小壕兔乡的时候,他才长舒了一口气:“我低估了那里的复杂情况。”

  回到北京,新的担忧又来了。“农夫山泉的法务部之前就给我打电话了,要求我撤下他们的商标,就是把塑料瓶外的那一圈商标纸撕掉。”“坚果兄弟”告诉记者,“但是他们的品牌名称和他们多年以来的宣传,其实是和我这次行为艺术的主题关系很大的。农夫山泉的意思就是农夫的山泉,但真正的农夫喝的是什么水?像小壕兔的农夫,喝的都是铁、锰超标的水,长久饮用可能会导致癌症、皮肤病等各种病症。”

  在“坚果兄弟”看来,有太多农村一点都不诗意,真正的农夫生存很残酷的,像小壕兔这样整个生态系统严重污染的地方太多太多了,那些农夫喝的山泉,一点都不甜。”

  “坚果兄弟”告诉记者,超市6月20日开展,原本预计开一个月,不过,他抱着“能多开一天算一天”的心态,“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叫停。”

  就像他所担心的那样,7月3日,农夫山泉超市开展的第14天,因农夫山泉公司的举报,北京工商局朝阳分局的工作人员来到798艺术区,查封了这间小小的农夫山泉超市,收缴了所有展出的污水。原定于7月7日进行的重金属演唱会也未能如期举办,被当地有关部门叫停了。

   “他们说我卖假货。”“坚果兄弟”说,“可这样的水才是真的。”

「津云调查」被叫停的行为艺术:那里农夫的山泉,不甜还很黄……


  一片长不高的玉米地

  小壕兔为什么会出现水污染?背后有着怎样的复杂情况?这一切的根源都在于“地下”。

  小壕兔乡位于陕西和内蒙古交界处,距榆林城区65公里,“那可是个好地方,地下都是宝!随便挖就能挖出井,打上来的水特别甜,还有好多煤和天然气。”时至今日,提起小壕兔乡,榆林城区的市民还是这样的印象。

  “那边风景很好的!”出租车司机李师傅告诉记者,“我们这边沙地多,能用来当作耕地的部分相对来说比较少,所以农村呢,就比较地广人稀,农田和住户外面会有防风固沙的大片植物包围,农村就跟与世隔绝一样。”

  不过,对小壕兔当地的人来说,他们的生活环境绝非世外桃源。

  万大娘住在小壕兔乡掌高兔村,记者来到村里时,她正在喂家里养的几只体型不大的羊,羊用来喝水的水槽中,有半槽深褐色的水。“现在羊不好养喽!容易尿结石,最怕拉肚子!上午拉,下午就死了,根本救不回来。”她指着水槽对记者说,“就是因为喝井里的水,你看,打出来的水,放上半天一天的,就变成这个颜色了!羊喝了都不行,我们人喝的可是一样的水。 ”

「津云调查」被叫停的行为艺术:那里农夫的山泉,不甜还很黄……


  记者在村里看到,家家户户从井里打上来的水都是黄色的,有些人家的水甚至散发着异味。而将水烧开后,底部仍有褐色的渣状沉淀。“看我们家里,只要是用水的地方,锅、水缸、水壶、脸盆……两天不洗就是一层脏脏的黄黄的东西。”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村里好多人这三四年都生了皮肤病,手指关节也变大,不知道是不是和水污染有关。 ”

「津云调查」被叫停的行为艺术:那里农夫的山泉,不甜还很黄……


「津云调查」被叫停的行为艺术:那里农夫的山泉,不甜还很黄……


「津云调查」被叫停的行为艺术:那里农夫的山泉,不甜还很黄……


  除了生活用水,小壕兔的耕地也未能幸免。村民老高带着记者来到了他家的农田,田里种的玉米参差不齐,有高有低。“这都是一起种下的,三月份种下的。在前几年,玉米早就长到一人高了,现在根本长不起来。”

  老高说,玉米是小壕兔的主要作物,原本产量很高,然而现在,“连苗都不出。这边还能勉强种,我有一块田已经三年没种了。”他告诉记者,有些地被污水泡过,水分蒸发之后就变成盐碱地,沙土外面有一层白色的结晶,农作物很难生长。

「津云调查」被叫停的行为艺术:那里农夫的山泉,不甜还很黄……


  曾经拥有着令人艳羡的清澈地下水源。然而,当地村民告诉记者,同样是地下的资源,煤和天然气却造成了这里生态环境的破坏。

  村民小李带着记者来到了他家附近的一个天然气站,开出一台挖掘机,直接在旁边的荒地挖一个大概一米深的坑。“你看,上面的土,是我们这里正常的沙土,到了1米—1.5米左右的地方,就变成了这种黑色的泥,黏得很,不是我们本地的土。”随着小李的挖掘,空气中渐渐弥漫出一股难闻的苦涩气味。“能闻到吗?就是化工废料的味。”

  之前为“坚果兄弟”提供了不少帮助的村民老吴向记者解释:“煤矿和天然气站会排出污水,这些原本应该经过处理再排放,都没有;还有就是这种废料,中石化天然气打井排出的泥浆和压裂返排液,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直接就在天然气井旁边掩埋和就地排放,再盖上一米左右的沙子。原本地下水位比现在低,影响还不大,后来地下水位上升,这些污染物就渐渐溶在水里。”

  当地村民一直在对污染情况进行投诉,希望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然而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证据不足。村民告诉记者,相关的情况他们反映了很多年,“2016年的时候,榆林疾控中心来做了检测,承认地下水中铁锰含量超标,各种不合格,但是,又说检测结果和中石化没有明确关联。”小李告诉记者,当时有工作人员对他说,他们检测出来的结果就是不相关,如果觉得不服,可以自己再去找机构检测,“可是第一我不知道哪里能找到靠谱的检测单位,第二就是问了一下,要做几百项检测,花好几万块钱,这个费用村民实在负担不起。”

「津云调查」被叫停的行为艺术:那里农夫的山泉,不甜还很黄……

原来的村子

「津云调查」被叫停的行为艺术:那里农夫的山泉,不甜还很黄……

现在的村子

  “以前好多人在野外烧烤,在小河小湖里面抓鱼,抓到了直接烤烤就吃了,现在哪还有人敢吃?原来掌高兔这还有个水库,后来水库里的鱼都死了,就填起来了。”老吴叹了口气,“原本我们这里的环境真的很好,真的希望能回到以前水草丰美的样子。 ”

  一群焦虑的微信群成员

  在“坚果兄弟”的牵头下,关注小壕兔相关情况的网友和村民被拉入了一个微信群。群成员们被“坚果兄弟”称为“志愿者”,随时就相关情况进行讨论。

  由于“坚果兄弟”的曝光,小壕兔乡地下水污染的情况引起了榆林当地环保部门的重视。6月21日,在榆林市环境保护局网站公开了一条讯息,称“榆林市环保局对‘坚果兄弟’网络反映小壕兔乡掌高兔村水源污染问题进行立案调查”。记者从榆林市环保局了解到,调查组已赶赴小壕兔现场,表示查处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开并上报省环保厅。“对媒体报道钻采废弃物和煤矿污染问题,一方面,责令中石化华北分公司对大牛地气田开采以来泥浆和压裂返排液处置情况进行全面自查;另一方面,对邻近内蒙古3个煤矿村庄的水源、土壤污染以及生活污染源进行全面排查。”同时,相关部门还提出了为村民安装净水装置和在村中打深井的解决方案。

  然而,这些信息却在微信群中引发了矛盾。

  “反映了这么长时间总算解决了,净水器什么时候装到我家?”

  “就算现在给你免费装,以后更换难道不花钱吗?再说了,净水器就能解决问题吗?能过滤掉污染吗?”

  “我觉得还是打井好,打深井,避开污染层。”

  “迟早会污染到深处的,不解决污染源头,打再深的井也没用。”

  ……

  解决问题的方案,反而引发了新的恐慌。多年以来未能解决的水污染问题,也成了村民心中的一块痼疾,他们不相信任何人,但也不知道如何解决问题,而第一次让他们的真实状况广为人知的“坚果兄弟”,成了他们手中唯一的救命稻草。

  7月8日,事件涉及的中石化华北油气分公司已将采气一厂在小壕兔乡的4口井停止钻井,并积极配合相关调查取样,按照榆林市环保局要求,对相关情况展开自查。此外,小壕兔附近的巴彦高勒、母杜柴登、门克庆三家煤矿也被叫停生产,这更让村民们感到振奋。

  “群里的家人们一起鼓励‘坚果兄弟’好不好!”

  “他在小壕兔取的水全部被拿走了,我们村民是不是帮他再取上1万瓶?”

  ……

  微信群中,来自小壕兔的村民们还在持续为“坚果兄弟”“打call”,时刻关心他的动向,希望为他本次的行为艺术提供更多帮助。

  已经关停的农夫山泉超市,似乎寄托了他们的所有希望。

  最新进展

  中石化回应榆林小壕兔乡饮用水污染:已停止钻井

  据中国石化华北油气分公司官方微博发布,7月8日,该公司按照榆林市榆阳区政府“污染原因查明前,小壕兔乡范围内停止天然气钻井”的要求,已将采气一厂在小壕兔乡的4口井停止钻井,积极配合相关调查取样。

  此前,榆林市环保局就网络反映的“小壕兔乡饮用水质铁、锰含量超标”问题进行立案调查。该公司已按照榆林市环保局要求,对相关情况进行自查。

  该公司在陕蒙边界从事气田规模开发始于2005年,2个产能建设项目分别于2006年和2016年通过竣工环保验收。目前,气田已累计产气突破330亿方,加大了华北地区绿色低碳能源供应。

  生态环境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社会问题,该公司表示,将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积极践行绿色低碳发展理念,自觉把生产经营同生态文明建设统筹起来,为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做出贡献。并真诚欢迎社会各界的监督。

  榆林彻查小壕兔乡饮用水污染原因

  7月7日下午,榆林市委宣传部、榆林市环保局等多部门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小壕兔乡饮用水污染进行通报。经榆阳区疾控中心初步鉴定,部分水样不合格,周边涉及企业和煤矿已被责令停产,当地正在彻查水质超标原因。据榆阳区疾控中心通报,该中心对小壕兔乡掌高兔、史不扣、耳林、忽缠户、早溜太、武素等6个村11份生活饮用水进行了水质检测,其中10份不合格,不合格项目为铁、锰等指标。榆林市环保局成立调查组,对小壕兔乡接壤的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的巴彦高勒、母杜柴登、门克庆三家煤矿矿井水排放情况进行全面排查,对该区域内中石化华北油气分公司采气一厂落实环境保护情况进行全面调查。目前,涉事企业已被叫停生产。

  为彻底查清水质超标原因,榆林市环保局还聘请了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环境风险与损害鉴定评估研究中心对小壕兔乡水质进行分析、评估和鉴定。目前还在鉴定中。榆林市环保局表示,将根据水质检测结果,会同相关部门对水质超标问题进行全面调查处理和整改,对发现的违法违规问题严肃查处,绝不姑息。针对小壕兔乡部分村出现的饮用水问题,榆阳区政府已采取具体措施:其中,耳林村3户外来人口已于6月22日接入集体供水管网,该村饮水问题已彻底解决;史不扣村3口深水井已建设完成,正在实施供水管网工程,预计7月底接通供水;武素村和掌高兔村农户计划安装净水设备,预计7月底前安装到位;同时开凿了3条总长近200公里的排水渠,对三个煤矿疏干水进行导流。在7月7日举行的通报会上,榆阳区政府表示,接下来将全力协调抓紧落实,并依据检测结果,拿出整体解决方案,同时对造成该乡水质污染的单位和个人立案调查,依法依规严肃处理。(津云新闻记者 陈玓怡)


免责声明: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如需要帮助,请联系客服QQ:1165326779


责任编辑:云云
相关阅读